百事注册.美虽然打了很多场战争但绝不能与中国开战

作者: 百事娱乐 分类: 一些分享 发布时间: 2020-12-30 11:54

参考消息网12月29日报道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12月23日发表布鲁金斯学会对外政策项目主任迈克尔·奥汉隆对美国陆军上将、第二十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的访谈文章。马克·米利认为,中美关系仍将是困难和复杂的,但不会开战。全文摘编如下:

  12月2日,布鲁金斯学会对美国陆军上将、第二十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美国最高级别军事官员——进行了一次访谈。他围绕如何看待美国与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复杂关系所讲的内容十分重要,也是对军界内外一些认为我们总有一天会与其中一个或两个不友好大国走向暴力冲突的人的观点的有效匡正。

  部分美国人对中俄“过度紧张”

  首先,我们来看看一些背景。米利的前任、海军陆战队上将约瑟夫·邓福德在2015年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说,俄罗斯已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头号威胁。俄美冷战后的蜜月期结束了,尤其是普京再次安坐克里姆林宫。在冷战结束后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美国防务政策一直把重点放在萨达姆·侯赛因统治下的伊拉克和朝鲜等国家身上。后来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在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主导下的国防政策转向了“第三次抵消”战略,以加强对其他大国的常规军事威慑。

  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国家安全战略和国家防务战略都把重点放在俄罗斯和中国身上。邓福德在四年任期结束时警告说,中国很快将成为我们的“头号威胁”。米利本人在接受我的访谈时称中国对我们构成的威胁“在不断加大”。

  这些事态发展大多是合理的。但现在,我们遇到了问题。五角大楼内外的许多人现在不仅把俄罗斯和中国视为竞争对手,而且还视它们为潜在的未来敌人。有些人信奉现实主义国际关系学派,认为国家间行为不会随时间的推移取得进展,认为大国间的冲突是常态。这可能导致美国的警觉和准备超出适当水平,可能对未来的危机反应过度。想想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时候,冲突爆发的起因是一场小危机,而发生危机的原因是不信任,也因为军队制订了战争计划,认为一旦敌对行动开始,可能就会迅速升级。

  大国开战是“绝不能打的战争”

  现在,米利冷静清醒的评论是中肯的。他的话并没有反映出对俄罗斯、中国和西方当前事态的漫不经心,但却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冷静,而我们大家都应记住。米利预计美中关系仍将是困难和复杂的。但他并不认为会开战,且认为战争是不可接受的结果。

  具体来说,当我问及有关美国与俄罗斯和中国所谓的大国竞争的情况时,他回答说:“我们希望保持大国竞争状态。大国就是要展开竞争。这就是世界的本质。大国之间将在许多不同的空间展开竞争。因此这没什么问题。这也未必是错误的。但务必要保持大国竞争状态,确保不会转向大国冲突或大国战争。”

  到目前为止还不错。但随后米利确实明确强调了一点。他说:“在上世纪上半叶,从1914年到1945年,我们经历了两场世界大战。在1914年至1945年间,有1.5亿人在战争中惨遭屠杀。大量流血牺牲,大规模破坏,我们仍能明显感受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影响。有大国开战的想法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设想与中国围绕太平洋上某个无人居住的小岛爆发一场“有限的”冲突,或与俄罗斯因某个与爱沙尼亚或拉脱维亚等波罗的海国家接壤的边境城镇而爆发小冲突时,人们很容易就忘记了这一点。美国军事和战略精英中的某些人认为,我们应该能够在冲突升级之前控制住冲突。历史告诫我们,情况未必如此。


  必须指出,美国打了很多场战争,这些战争包括巴拿马、伊拉克、索马里、波斯尼亚、科索沃、阿富汗和第二次伊拉克战争,更不用说在从巴基斯坦到叙利亚、索马里、利比亚等无数小规模的反恐行动了。米利传递的信息是,与俄罗斯或中国发生冲突的计划不同于其他。这不仅是因为与中国和俄罗斯开战会更困难和更复杂。相反,它们是绝不能打的战争,因为在这些战争中,成功的衡量标准不是军事胜利,而是威慑,如果战争确实发生了,那成功的衡量标准就是迅速使战事降级和结束冲突。  当然,有句古老的格言说,如果你想要和平,那就必须为战争做好准备。因此,米利列举了美国必须采取的一些重要行动,以便通过威慑来减少冲突风险:增强美国军事能力,加强联盟,保持在世界各地的存在,保持美国经济强劲增长,投射意志。

  就在拜登政府就要开始执政并思考自己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家防务战略之际,米利的这种劝告和建议值得研究和关注。百事娱乐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